24年超长期储蓄纠纷
    发布时间:2015年10月09日
    【字体: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类别 存、贷款利率管理

     

    24年超长期储蓄纠纷

     

    案情简介

    1989年9月10日,某银行举办“庆国庆智力投资定期保值储蓄”活动,对外张贴海报称“存1000元可得11万元巨款”。储户凌某于1989年9月14 日在该行存入1000元,该行向凌某出具了一张整存整取存单,存单上记载“存入日期1989年9月14日,账号0263,存入人民币(大写)壹仟元整,期限24年于2013年9月14日到期,按月息10厘95毫计息”,该行同时向凌某发放了“庆国庆智力投资定期保值储蓄章程”存单到期后,储户凌某要求银行兑付本息

    111841.87元,但该行以存款利率及保值补贴率调整为由拒绝按存单约定利率全额兑付,凌某遂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处理情况

        经法院调查了解,某银行“庆国庆智力投资定期保值储蓄章程”记载“一、存款金额100元起存,多存不限,一次存入,储户约定存期。二、存期为6年、9年、12年、15年、18年、21年、24年,银行每隔三年按三年定期存款利率及当时保值补贴率自行将利息及保值贴补息一起并入本金续存……四、存期内遇国家利率调整时,分段计息,逾期不取,照计过期息。”同时,章程附表中详细列明了“存1000元存满24年可得11万元巨款”的计算办法是以当时3年期年利率13.14%和1989年三季度保值补贴率13.64%为依据计算的,并在表后注明“如遇国家利率调整则分段计息,保值补贴率是随物价上涨指数变化而变化”。法院审理认为,某银行与凌某双方间的储蓄合同成立,但其发放的“庆国庆智力投资定期保值储蓄章程”推算的本息金额只是在当时保值补贴率情况下的一种推算,并非对原告凌某的一种承诺。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七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六十条之规定,判决被告银行按照国家规定的保值补贴率及约定的年利率计算并扣取利息税后支付本息5304.88元。

    法律分析

        一、认定和处理超长期储蓄合同法律适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1999年12月29日起施行)“合同法实施以前成立的合同发生纠纷起诉到人民法院的,除本解释另有规定的以外,适用当时的法律规定,当时没有法律规定的,可以适用合同法的有关规定。合同成立于合同法实施之前,但合同约定的履行期限跨越合同法实施之日或者履行期限在合同法实施之后,因履行合同发生的纠纷,适用合同法第四章的有关规定。”就本案来看,储蓄行为发生、存单产生时适用《经济合同法》,存单存续期间跨越《合同法》实施之日,所以因履行合同发生的纠纷也适用《合同法》第四章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存单纠纷案件的若干规定》(自1997年12月13日公布起施行)第五条明确规定了对一般存单纠纷案件的认定和处理,也应适用对本案的处理。

    二、超长期保值储蓄存款合同的效力。本案中储户持有的存单包含金额、期限、利率等要素属于条款完备的合同,且该合同不损害社会公共利益,根据《经济合同法》第六条之规定“经济合同依法成立,即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必须全面履行合同规定的义务,任何一方不得擅自变更或解除合同”,即合同有效。虽然24年储蓄期并非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定期存款期限,但是这并不影响本案合同的效力。中国人民银行有关存款期限的规定并非强制性规定,其通知性文件应当属于金融政策范畴,而且叫停的规定也只是具有行政指导作用的部门规章,不是行政法规,更不是法律。《经济合同法》第七条规定的经济合同无效的情形并不包括违反政策,因而本案中储户与银行存在合法的合同关系。

    三、宣传章程的法律效力判断。《合同法》第十五条规定,“要约邀请是希望他人向自己发出要约的意思表示。寄送的价目表、拍卖公告、招标公告、招股说明书、商业广告等为要约邀请。商业广告的内容符合要约规定的,视为要约。”本案中,银行在1989年为吸引储户办理储蓄时发放的《庆国庆智力投资定期保值储蓄章程》,是向不特定对象发放的宣传性材料,从内容来看,章程未对存款金额、期限、利率等进行明确规定,因此该章程属于要约邀请,不具有法律约束力。

    四、超长期储蓄存单计息时采用的利率。实践中超长期储蓄案件争议最大的是利率的采用。以违反规定为由拒绝采用约定利率计息,是没有法律依据的。实际上,存单中载明利率或者应得利息是存款合同的条款,依据政策变化而调整显然不符合《民法通则》和《经济合同法》规定。本案应该适用《储蓄管理条例》第二十六条的规定,“定期储蓄存款在存期内遇有利率调整,按存单开户日挂牌公告的相应的定期储蓄存款利率计付利息。”因而银行应该按照约定的月息10厘95毫计息并兑付本息,否则就是违约。

       五、实体法涉及的储户权利与银行义务的权衡分析。按照现行利率支付本息与按照约定支付本息是一个关于银行与储户利益的博弈。根据《民法通则》和《经济合同法》中诚实信用、客观公正、平等互利的原则,应该保护当事人的信赖利益,银行承诺于储户的本息在储户无过错和过错不明显的情形下,应该按照法律和约定予以保护。如果按照现行利率计算本息,则作为过错方的银行,因过错而获得利益不符合法理。

    案例启示

    目前,各地爆发了多起超长期储蓄存款兑付纠纷,涉及面广、影响重大,并且实践中已发生多起储户向人民银行等金融监管部门投诉或向人民法院起诉的案件。本案中,法院判决认定银行与储蓄间储蓄合同成立,同时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开办人民币长期保值储蓄存款有关问题的通知》规定,按储户存款时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八年定期存款利率计算本息至款付清之日,存期内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计付保值贴补。按此方法计算出的利息与银行宣传以及储户心理预期的金额存在较大差距,造成储户不满,进而上诉或反复投诉。建议银行业金融机构依法合规经营,并以客户为中心进行经营,把处理客户投诉作为重要工作来处理。目前司法实践中,处理该类案件,尚无权威的审判依据,建议最高人民法院会同相关部门出台统一指导意见,为此类纠纷提供明确的法律依据。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