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兰芳和他的梅派艺术
    发布时间:2015年11月04日
    【字体: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贵妃醉酒》是一出载歌载舞的单折歌舞剧,清光绪初年由汉剧《醉杨妃》移入京剧舞台。此剧是经路三宝教授的,梅兰芳在剧中饰杨玉环,1914年在北京首次演出。梅兰芳对此剧的传统演出方式,进行了多方面的改革创新,首先是杨玉环一角,原由花旦扮演,并要踩跷上场,梅兰芳不踩跷,改以花衫行当的演法。过去围绕杨贵妃酒后醉态做戏,表演过火至庸俗,梅兰芳为此精心设计了下腰、卧鱼、醉步、扇舞等各种做功十分典雅的身段和步法,把杨贵妃演得既美艳娇柔,又仪态端庄,使观众享受到美的艺术。同时,他对此剧的传统唱词也进行了修改,透过杨贵妃的唱白,充分表达出受封建帝王压迫的宫廷女性的内心情感,赋予此剧新的思想内涵。

     

    霸王别姬

    《霸王别姬》是梅兰芳与武生泰斗杨小楼于1921年合作创编的。剧本由齐如山、吴震修根据明沈采所著传奇《千金记》的情节,并参考杨小楼与尚小云、高庆奎在1918年演出的《楚汉争》撰写的。此剧于1922年2月15日在北京第一舞台首演,即获得了成功。此后数十年,经过梅兰芳不断改革创新,加强了艺术效果,使该剧成为国内外观众喜闻乐见的梅派经典。虞姬是梅兰芳在戏剧舞台上表演的众多优美动人的艺术形象之一,虞姬的服装扮相、表演身段、唱念做打,是梅兰芳根据剧中人物的身份和情感所塑造的,剧中虞姬的善良、勇敢、远见和厌战等思想品质,以及雍容华贵、安详英武的气质仪态,皆毕现无遗。对于虞姬的性格特点及其与霸王项羽的关系,梅兰芳曾作过深刻的分析,认为虞姬有双重身份,她既是霸王的谋臣,又是爱妃,“面羽则喜,背羽则悲”;舞台上的虞姬在面对霸王时应是强颜欢笑,优美动人中又不乏抑郁,当背着霸王时,则应是愁眉冷面,凸显沉重心情。虞姬的舞剑是剧中的一段重头戏,梅兰芳的舞剑,既不是狂舞,也不是卖弄功夫,而是充分展现优美的造型,从始至终融合剧中人物的情感,使虞姬感情的发泄与剧情发展紧密地连结在一起,直到最后悲壮自刎,达到全戏的高潮。经梅兰芳精心设计和多年表演的剑舞,成为全剧中最精彩的一折。

     

    洛神    《洛神》是梅兰芳在上世纪20年代创演的剧目,是梅兰芳的顶峰作品之一。此剧以曹魏父子、兄弟的权位嬗变作为背景,写的是曹操、曹丕、曹植三父子和美貌甄后之间的情感。梅兰芳把极富创造性的人物造型和性格化的唱、念、做、舞融于剧中,一字一腔、一招一式精致美妙。梅兰芳塑造的洛神形象超凡脱俗,十分符合洛神仙女身份,不仅演出了洛神的娇媚,也演出了她的冷艳;不仅演出了她的“似无情”,也演出了“若有情”,达到了“欲笑还颦、最断人肠”的境界。

     

    宇宙锋

    《宇宙锋》一剧是梅兰芳老师吴菱仙所教。剧中秦二世胡亥荒淫无道,宠信宦官赵高,赵高害女婿匡忠一家,女艳容归家,胡见女貌美,欲纳为妃,女矢志不从,得哑婢暗示,装疯哭闹,胡亥纳妃之意乃罢。此剧早年不受观众欢迎,被列入 “冷戏”之中,梅兰芳却非常喜欢它,曾一度将戏情增加了头尾,经过实践,后来只演 “修本”、 “装疯”和 “金展”三折,突出了赵女在遭受迫害的情况下,装疯戏弄赵高,金展嘲骂皇帝的反抗精神。梅兰芳在剧中饰赵艳容,重点围绕赵女的 “疯”态进行表演。使赵女的疯在赵高和秦二世眼中看来是真疯,而在观众的眼中却是装疯,梅兰芳恰到好处地把握住了这种复杂的表演,在角色的眼神、表情、唱腔、身段和手势等方面,都经过了不断修改和提炼,使赵女的形象更加鲜明突出。此剧是梅兰芳从青年到晚年最有代表性的剧目之一,也是下功夫最深的一出戏。

     

    穆桂英挂帅    《穆桂英挂帅》是梅兰芳一生中排演的最后一出新戏,于1959年在北京首演。剧中西夏侵宋,佘太君虽已辞朝,但仍关心国事,派遣曾孙杨文广、曾孙女杨金花往汴梁探听军情。当时兵部尚书王强保荐其子王伦为帅,想乘机窃取兵权,寇准保荐杨家将,并献策在校场比武夺帅。王伦连胜数人后,杨文广兄妹闯入校场,与王比武,刀劈了王伦。宋王知系杨家后代,命二人携印归家,请穆桂英挂帅。穆桂英因宋王刻薄寡恩,不愿再为朝廷出力,反责文广不该取帅印。佘太君劝她以外侮为重,穆桂英挂帅出征。剧中梅兰芳饰演的角色,是京剧舞台上从未有过的老年穆桂英,需融青衣和刀马旦为一体,极需功力。梅兰芳当时已年过花甲,但他被穆桂英老当益壮的英雄气概所感动,因此在戏中把穆桂英的性格掌握得非常准确。经过认真排练,在 “乡居”、 “捧印”和 “发兵”各场中,不论是身穿花红装绣帔,还是扎靠披蟒插翎子,唱做皆端庄娴静、豪迈威武,沉稳凝重、一派英姿,将穆桂英光辉夺目的艺术形象,塑造得得心应手,使得满台生辉。此剧为梅派艺术巅峰的经典之作。    

     

    梅兰芳创造的京剧梅派艺术,不仅是中国京剧与整个中国戏曲艺术的高峰,而且是世界三大表演体系之一,享有 “雍容华贵、端庄凝重、意境和美、深沉含蓄”的盛誉。

    梅派艺术的形成与发展,自是得益于时代的机遇,当时北京精英荟萃,戏楼茶馆云集,在梅兰芳缀玉轩聚集的 “梅党”也各显其长,盛举共襄,进而成就了当时如日中天的四大名旦之首梅兰芳和他的梅派艺术。

    革新精神,是梅派艺术的首要特征。梅兰芳在唱腔、念白、做工、舞蹈、音乐、服装、扮相、剧目等各个方面进行了全面、系统地创造和发展,使京剧旦行的唱腔、表演艺术臻于完美的境界,成为旦行中影响深远的流派。

    在唱腔上,梅兰芳从思想感情出发处理唱腔,一是使老唱腔有了新意:由于他的嗓音高亢清亮、圆润甜脆,音域宽广、音色纯净,加上按音律来处理唱腔,使人听了觉得无腔不新颖,又无腔不熟悉,既悦耳动听,又十分和谐。他对传统戏的唱词不合理的地方进行修改,但改词不改腔,因为唱腔是观众熟悉的,腔虽没改,但却是从剧中人物感情出发把词有所改变。二是梅兰芳创造的新戏,安排的新腔,同样能为观众接受,也是因为所创唱腔符合剧中人物的思想感情,以情带声,而不是用新腔去哗众取宠。 (许姬传等: 《梅兰芳》)

    梅兰芳的演唱艺术体现了中国传统的美学原则,具有端庄娴雅的古典美,平和中正,恰到好处,处处出自天然,全无人为斧凿痕迹,在表面规矩平淡之中,显现出深沉含蓄的内在魅力。他的演唱完全由传统中来,没有一腔无来历,但又没有一腔照搬传统。梅派的唱腔,很少有过度华彩的长腔,然而在一腔一字中,却蕴含着丰富、深厚的味道,似无明显特色,实即梅派艺术的特色,梅兰芳以他自己的润腔方式和行腔规律,创造出了从容含蓄的梅派韵味。 (《京剧知识辞典·梅派》)

    梅兰芳在念白上,和他的唱腔一样,情感充沛饱满、抑扬顿挫分明。完全成为艺术化的生活语言,毫无刻意求工的感觉。无论韵白还是京白,同样注意情感的真实和清晰动听。韵白戏以 《汾河湾》、 《宇宙锋》、 《贵妃醉酒》、 《霸王别姬》等剧为代表;京白戏以 《穆柯寨》、 《能仁寺》、 《四郎探母》等剧为代表,适度、自然、甜美且处处顾及人物身份和剧情,并使身、手、步法与面部表情融为一体,做到准确细致,惟妙惟肖。在韵白戏《宇宙锋》中,赵艳蓉在金殿骂秦二世的大段念白,使人能听出她的喜、怒、忧、思、悲、恐、惊的感情变化,梅兰芳处理得恰到好处;在京白戏 《四郎探母》中,铁镜公主的念白,既感情饱满,又不失清廷贵妇人的身份; 《穆柯寨》中穆桂英的京白,活生生地塑造出一个山寨大王爱女的典型形象。(许姬传等: 《梅兰芳》)

    在做工上,梅兰芳经过多年的不断思考和实践加工,达到了精美绝伦的境界。总体上突出一个“圆”字,不仅背影有 “戏”,从任何一个角度看他的表演,都能给人以美的感受。他借用大量昆曲的表情、身段与步法,充实了京剧舞台表现能力。在《贵妃醉酒》、 《宇宙锋》、 《霸王别姬》等剧目中,梅兰芳不但扮相端庄秀丽、仪态雍容华贵,其出自内心、形于外表的做派,把人物的情感通过面部表情的细微变化准确、细致地表现了出来,而且表演得恰如其分,无懈可击。在集中各种表演技巧塑造人物的同时,他又善用眼神,在关键时目光一放倍增光彩,使观众产生强烈的共鸣。梅兰芳在表演中也十分注重手的表现力,在这方面做出很大的改革和贡献。过去的青衣旦角表演,较少露手以示庄重,而梅兰芳在其编演的新戏及经过整理的传统剧目中,有大量的露手表演,运用手的姿势,表达出喜怒哀乐的复杂表情,使之成为优美的舞化。他一生创造发展了许多优美的手姿,这些手姿皆结合了角色的思想感情,变化多端,且包含种种涵义。这种突出的表现,不仅赢得国内艺术界的好评,也引起国际艺坛的高度重视和赞赏。 (成喻言: 《梅兰芳画传》)

    梅兰芳虽然是不以武打为主的旦角演员,但他的武功极有根底。步法准确、轻盈敏捷,在梅派艺术中也占有重要地位。 《穆柯寨》、 《银空山》、 《虹霓关》中的对枪, 《金山寺》中的战神将, 《木兰从军》中的战番将, 《战金山》中的战金兵等,梅兰芳虽没有像武旦那样急风骤雨般的勇猛打法,但他优美的功架和招数鲜明的打法,都给人以画面的美感和艺术享受。他在编演的古装新戏中,设计创造了羽舞 (《西施》)、绸舞(《天女散花》)、盘舞 (《太真外传》)、拂尘舞(《洛神》)、镰舞 (《黛玉葬花》)、剑舞 (《霸王别姬》)、袖舞 (《嫦娥奔月》)、丝纶舞 (《廉锦枫》),及单、双剑等多种舞蹈。他在晚年演出的 《穆桂英挂帅》中,无论是 “接印听鼓”,还是 “挂帅出征”,都显露出一股战无不胜的英雄气概,虽然这是通过做派来体现的,但这做派正是来自于他的武功基础。

    梅兰芳在服装和扮相方面也开辟了旦角艺术的新领域。他在旦角化妆、发髻、服装图案及式样等方面,都有很大的改善和丰富。梅兰芳在京剧音乐中增加二胡等乐器伴奏,把京剧旦角的声乐艺术提高到了一个新的水平。

    梅兰芳是京剧旦行创宗立派第一人,他的梅派艺术,综合青衣、花旦和刀马旦的表演方式,唱腔圆润纯正,自然大方,婉转动听,简洁洗练且包含着丰富的感情,蕴藏着深厚的功力。梅兰芳毕生追求艺术的最高境界,在他56个春秋的舞台生涯中,用自己的表演创造出大量善良、温柔、华贵典雅而具正义感的古代和近代妇女形象,成为京剧旦行艺术继往开来的巨匠。在我国戏曲艺术宝库中,梅派艺术是一颗永远晶莹璀璨的明珠。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