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夕伦:战斗在胶东半岛
    发布时间:2015年09月11日
    【字体: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姜夕伦:战斗在胶东半岛




    姜夕伦,山东海阳人,现年94岁,1942年6月加入八路军,1943年6月入党,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1965年离休,五级伤残,现居住在泰州军分区干休所内。

        7岁那年,我父亲去世了,家里失去了顶梁柱,生活一下子陷入困境。祖父年迈,弟弟年幼,只能靠母亲、姐姐和我下地干活。12岁时,我就到本家三叔的小酒厂学习烧酒。

        我18岁时,胶东半岛开始有了党的地下活动。那时我也不知道什么叫共产党,就是经常听到老乡们讲共产党打鬼子汉奸的故事。我一心想着去当兵,让乡亲们不用受这些坏蛋的欺侮。但母亲不肯我去。

        1942年6月,在村里进步人士的动员下,我从家里偷偷跑出去,如愿加入八路军。一年后,才带口信给母亲。

        1943年下半年,有次巡逻时,正面遭遇日军。我们只有十多个人,寡不敌众。敌人的手榴弹炸坏了我的下颌骨,左边的下巴和牙齿都炸坏了。休养一个多月后,我又回到了部队。那时候都是轻伤不下火线的。

        我印象最深的是长回口(音)海上战斗。那时候,日军的巡逻炮艇白天骚扰百姓,晚上就停在港口外,害得当地百姓都不敢出海打鱼,严重影响生计。我们向渔民征用了4艘小船,一天夜里,排长带着我们20多个人,带上手榴弹、步枪,借着夜色的掩护,划着小船冲向敌人的炮艇。

        到了炮艇跟前,我们才发现,艇身比我们想象的高大,手榴弹根本扔不上去,怎么办?我们把小船往回划了点,用步枪瞄着炮艇射击。子弹撞击到钢铁的声音,在夜里声音显得特别大。敌人骚动起来,但又看不清夜色里的小船,只好对着海面胡乱射击,等他们安静下来,我们又放枪骚扰。几个回合下来,敌人摸不着头脑,不晓得黑暗中来了多少八路军,怕遇到我军主力的伏击,吓得赶紧逃,此后再也没来过这个港口。

        在一次战斗中,子弹从我的右脑打进去,左眼出来,导致我左眼失明。抗美援朝时期,我的眼疾复发,在上海二军大医院眼科住院治疗,遇到了我的夫人,当时她是照顾我的护士。

        晚年我退而不休,常年与留守儿童和贫困孩子结对帮扶,到机关、学校等单位开展革命传统教育。2007年,我查出肾癌,切除了一个肾脏,现在身患帕金森综合症等多种疾病,但比起我的那些牺牲了的战友,这点小病痛算不了什么。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